联系电话: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传真:

联系电话:

地址: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27号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白先勇笔下父亲与乐天堂

作者:苏珍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6-07 15:28

 白崇禧头角崭露,是在20世纪20年代初的广西群雄并起的“自治军时代”,为结束战乱,同时与广东正在兴起的国民革命作呼应,以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为首的新派青年军人共组了“定桂讨贼联军”,发起了平定广西的战事,并最终成为了广西的新主人。在这场战事中,作为“联军”参谋长的白崇禧即在精于谋略、捕捉战机、以少胜多、出奇制胜上,表现出过人的胆识和才智,也因此赢得“小诸葛”之美誉。

  白崇禧成为国中闻人,是在投身国民革命后。1926年7月9日,国民革命军正式誓师北伐,而担任总参谋长的便是时年方30岁出头的白崇禧。北伐战争给了白崇禧施展其军事才干的更大舞台,白也自此从广西一隅走向了全国。在北伐进程中,白不仅以前方总参谋长一职运筹帷幄,参与戎机,而且还在扫清东南各役时,亲任东路军前敌总指挥,领兵出阵,一路所向披靡。而最让白崇禧扬名的一仗是龙潭战役,是役消灭了孙传芳部主力,在战役结束后的庆功宴上,国民党元老谭延闿特书一联赠白:“指挥能事回天地,学语小儿知姓名”。龙潭一役后,沪、宁一带得到稳定,李、白两位广西将领也因此在政坛军界上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并一度握掌了临时中枢的权力。尽管此权力不久后因蒋的复出而被收回,但在重启的“二次北伐”中,李、白及其桂军仍为基本阵容的“四驾马车”之一。而北上参战的第四集团军一部即由白崇禧亲率,领兵直逼京、津,追敌至滦河,收拾直鲁军残部,完成北伐最后一战,所谓“从镇南关打到山海关”,成为“完成北伐第一人”。此语虽为自诩,但所言不虚,从北伐誓师到宣告完成,白崇禧所率的广西军队,几乎是重要战役无役不与,以战功论,能与白媲美者无几。

  蒋、桂何以反目,原因很多,其中的部分也可能是蒋、白之间的“瑜亮情结”。蒋十分器重白的胆识和谋略,但又深虑白的广西派背景,唯恐不能为己所用,故蒋、白之间既有亲密无间的合作,也有誓不两立的争斗,他们之间的恩怨离合与国民党大陆政权相始终,纠结了整整20多年。不过,在蒋介石执掌大陆政权时期,其军政生涯中碰到的对手和政敌可谓数不胜数,除了共产党之外,曾令他寝食不安的是那些跟他一样靠革命起家的各路“英雄”,李、白桂系是其中之一。不过,那些曾让蒋头疼不已的“武装同志”中,像冯玉祥、阎锡山那样从民初起就纵横捭阖于民国政、军两界的人物都先后败在了蒋手下,就是这死硬派广西“吞不下、嚼不动”,其中原由,用桂系中人的话来说,概因“各省都有机可乘,威吓利诱,挑拨离间,都有不同的功效”,而广西却因李、白两位老总的“精诚合作,领导有方”,不仅挫败了蒋介石的离间阴谋,还有效地凝聚了桂省上下的人心和斗志,最后李宗仁还能取代蒋介石,登上国民政府代理总统的高位,这在民国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不过,桂系李、白能与蒋争锋到最后,并在国人心目中享有不坠之影响力,既得力于两位的精诚合作,也得力于两位广西将领高出于同跟他们一样为地方实力派领袖人物的眼界、胸襟和见识。李、白是武人,同样也是文人,他们不仅能带兵,也能治政。即便在与南京中央抗争中落败,被迫据守广西一隅的那几年中,李、白也未淡出人们之视线,他们励精图治的地方建设,竟也为广西博得了“中国之模范省”的佳誉。乐天堂

  不过,白崇禧之出名,也并非尽为佳誉。其实从其出名起,对其的评价就是毁誉不一。誉者称白“足智多谋”“才气过人”,毁者则谓白“心狠手辣”“阴险狡诈”。仅从白崇禧的两个著名外号“小诸葛”“白狐狸”来看,即可知时人对白的褒贬。客观地说,以上大相径庭的口碑都有一定根据,但是毁、是誉却在于评价者各自的好恶和立场。比如,在蒋桂开战时,白崇禧在蒋介石眼中,自然就是必欲彻底铲除的“桂逆”。而在入侵中国的日本人眼中,白崇禧之名更是具有巨大威慑力,卢沟桥事变爆发后,蒋介石电召白崇禧入京共决抗日大计,在白飞抵南京之次日,日本报纸惊呼:“战神到了南京,中日战争终不可避免!”对白崇禧的种种褒贬,其实也证明了白崇禧这个角色在民国历史上的重要地位。

  现有的史料和研究已可证明,自汉、浔对立发生后,在苏俄的“抑蒋”政策下,武汉国民党左派与共产党人联手,取得了“迁都之争”的胜利,蒋介石也因此更下定了抵定东南后,即利用江浙和上海的资源,与武汉分庭抗礼的决心。不过,其时的蒋介石虽为北伐军总司令,但切实能控制的军队仅第一军中的部分军队而已,而汉方却拥有除蒋以外的几乎全部国民革命军武装。为改变力量对比,蒋迫切需要在国民革命军内部找到能与自己采取一致行动的同盟力量,而李、白在这一点上,与蒋目标一致。